当前位置: 主页 > 中考 >

今日要闻

    《西游记》金平府故事解读——一篇反腐化堕落享乐主义形式主义的“教材”



    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5-21 16:37   作者:admin  来源:gahr



    着为民旗号,想方设法侵吞百姓劳动成果的权贵和贪官。其既表现了贪官权贵的奢侈浪费与好大喜功,也表现了形式主义的危害。  享乐主义与贪污腐败,通常和形式主义一并出现。所谓形式主义,就是做表面文章,不讲实用性。只讲贵的,不求对的,就是形式主义的表现。形式主义之所以流行,原因在于这是贪官们的遮羞布。他们需要这种伪装,才能哄住别人,才有机会下手“偷油”,达到个人享乐的目的。  你看这些妖怪,要求三口油缸,每口油缸内有四十九个灯草扎的、鸡蛋粗细的大灯马,且用酥合香油为燃料,就是一种形式主义。按理说,若是点灯,用豆油、菜油即可(古时没有煤油一类);如硬要用酥合香油以求其香味,一口缸内三至四个大灯马足够,且灯火会更明亮。但妖怪们明知不需要四十九个灯马,却偏要使用这么多,为的正是想让人产生错觉,以为这么多的大灯马,一点起来,需要不少油,油可能会用光。但实际上,四十九个鸡蛋粗细的灯马,把缸都挤满了,就像在缸上盖了一个大盖子。有的灯马插下去,可以接到油;有的只能勉强插在上面,连油都触不到,耗油就会相对减少。加上那接不到油的灯马阻塞,氧气供给不足,灯火不会太亮。又灯草点灯,不能用东西缠裹。灯草之所以适合点灯,是因其内部有许多小气孔,质地疏松,便于油的传输。现在用丝绵裹缠,漂亮倒是漂亮,只是使油的传输变慢了。酥合香油,本为半流质的粘稠液体,粘稠程度大约与牙膏差不多,传输本来就慢;受到阻塞,其传输的速度就更慢了。这些假佛要的就是这种效果。油向上传输慢,余下的油就多;上面众多灯马遮盖,别人就看不到缸内究竟还有多少油;灯火昏暗,正可让人看不清他们的真面目,以便从中下手,实现偷油的目的。形式主义,在此确实起了遮人耳目的重要作用。  我曾说过,佛祖为真理的象征[ 参见第二章《西天取“经”与追求真理》第二节。]。妖怪借用“佛爷”名号,就是想用这做掩护。如果别人知道他们是妖怪,想假公济私“偷油”,就不会听信其号召了。此时,最需要的是伪装,把自己装扮成真理的化身。于是他们说,这样做完全是为大众利益着想,是为了祈求来年“五谷丰登”,让大家过上好日子。其实天旱天涝,和他们什么关系都没有,无非是个借口而已。假如年成好,他们会说这是祈祷起了作用;年成不好,则会说以前做得不够,祭祀神明还得加油。反正油是大众出,好处是他们得,且从来不会让自己承担任何责任。他们正是利用这种形式上的冠冕堂皇,利用大众对佛祖的虔诚信仰,暗中销售其奸,获取个人好处。  这些假佛爷三更来收灯,说是“诸佛降祥”,全城百姓都要回避,更是猫腻的关键之处。“三更”夜最深,人们大多熟睡,正是民间传说中鬼魅活动最猖獗的时候。如果真是佛祖,法力通天,何需年年选在这个半夜鬼叫的时候亲自前来收灯?真要降福于民,又何须大众回避?只有居心叵测的妖怪,才会在夜深人静的三更活动,并怕暴露真容而让百姓回避。人都躲开了,就看不到他们偷油了;反正这些所谓的“佛爷”一走,缸里的油都没了。到底是灯火把油烧干了,还是“佛爷”把油收走了,大家心中都没底。即使人们心中有所怀疑,但没有谁亲眼见到“佛爷”偷油。没有事实依据,当然不能随便乱说。何况,又有谁敢怀疑自我标榜为民请命、大权在握的“佛爷”呢?  不过,人都不是傻瓜。这些所谓“佛爷”的作为,大家心里还是有杆秤,知道几斤几两。猪八戒一听,马上说:“想是佛爷连油都收去了。”众僧立刻应和:“正是此说。满城里人家,自古及今,皆是这等传说。”猪八戒算是愚钝的人,都能想到这一点,也难怪这里人家,“自古及今”,都这样想了。  但怀疑归怀疑,做还得照样做。谁又有那么大的胆量,去得罪“佛爷”。假如在没证据的情况下,有谁说了“佛爷”的坏话,不去祭祀,结果来年闹饥荒,那可不是闹着玩的。即使“佛爷”不出手,旁人的口水都可把他淹死。更何况,“佛爷”岂有不出手报复的道理——你祭祀稍有怠慢,他们都要报复,更别说取消祭祀了。是故大家无可奈何,不得已而出钱出油。但心中恨啊!这个恨是无形存在的。  唐僧一进慈云寺,碰见一个和尚。和尚一听唐僧说是从中华唐朝来的,便倒身下拜。他说:“我这里向善的人,看经念佛,都指望修到你中华地托生。才见老师丰采衣冠,果然是前生修到的,方得此受用,故当下拜。”(第九十一回)东土人想到西天取经,寻找解救自身的法宝;此地离西天那么近,却不知法宝之所在,而想来生到东土享福。这“国外的月亮比国内的圆”,看来不止现在才有。和尚那话,实际上反映了他对当前所处环境的极端不满,而想找个更好的地方安身[ 从本质上说,一些宗教强调的所谓修取来生幸福一类说法,是对所在现实不满的一种消极的典型反映。]。这就是恨的表现。俗话说,若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大众对这帮偷油贼,其实心知肚明,只是碍于面子,不便戳破,也没有力量对付而已。若有可能,自己另外找个干净的地方,远离龌龊,岂不快哉!  书中妖怪牛头精、犀牛精,不是耕地劳作的那种牛,而是躲在洞中,坐享别人成果的牛精。这些牛精有个特点:头上有角,浑身皮厚。角可用于戳人,皮厚不怕抽打,颇有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意味。一般犀牛,只是前面一只角,这犀牛精,却有两只角。这多出来的角,除了表现它们是怪物之外,更表明这些家伙心狠手辣,为达目的不择手段,戳人时更厉害,从来不怕把谁戳死。  后来孙悟空上天搬取救兵要救唐僧,太白金星刚好在场,告知了那些妖怪的来历。  金星道:“那是三个犀牛之精。他因有天文之象,累年修悟成真,亦能飞云步雾。其怪极爱干净,常嫌自己影身,每欲下水洗浴。他的名色也多:有兕犀,有雄犀,有牯犀,有斑犀,又有胡冒犀、堕罗犀、通天花文犀。都是一孔三毛二角,行于江海之中,能开水道。似那辟寒、辟暑、辟尘都是角有贵气,故以此为名而称大王也。”(第九十二回)  金星说他们“累年修悟成真,亦能飞云步雾”,“行于江海之中,能开水道”,是说其手段高强,鬼点子多,是老江湖,辛辣得很。说“其怪极爱干净,常嫌自己影身,每欲下水洗浴”,是说他们一方面在干缺德事,一方面还要逃避法律制裁,想方设法洗脱罪名,博个身子干净的好名声,当了婊子还要立贞节牌坊。本为妖怪,却打佛爷旗号,正与此相应。后来孙悟空与四木禽星前往追缉,他们拼命往西洋大海跑,为的正是想洗脱罪名,避过惩罚。说其“名色也多”,是说其形形色色,各种各样。说其“一孔三毛”,是指这些人官官相护,沆瀣一气,一个鼻孔出气。说其“角有贵气”,一语双关。一是说犀牛本身以角能入药而有贵气,一是前面说的,他们有角能戳人,别人不敢惹他们。  你想那些贪官污吏,哪个不是这样?其心黑手辣,想方设法害人而中饱私囊,却又打着冠冕堂皇的漂亮旗号,显示自己的正当性。得了黑钱之后,就想着如何把钱洗干净,以示自己如何清白。并向世人表明,自己能发财,凭的全是正当手段。他们能得到那个官位,或是靠踩着别人上,或是靠送钱行贿上,却偏说是凭能力、水平以及真抓实干而得上级信任。上任之后,多狐假虎威,欺诈百姓,戳人的“角有贵气”的原形就露出来了。又贪官污吏,决不止于贪钱。钱也要,珠宝字画也要,女人也要,汽车也要,房子也要,土地也要,真是见什么贪什么。又其贪的手段,更是数不完。巧立名目强行摊派,借请客之名聚敛钱财,虚领虚报,收受贿赂等等,都是不同贪法。至于借财买官、借官敛财又是另外的贪法。总之形形色色,说之不尽。这就是“名色也多”。  必须明白,这犀牛精与《西游记》中其他人物一样,也具有两面性。其既代表抽象意义上的社会贪腐现象,又是具体的腐化堕落的现行犯。这对理解故事情节大有帮助。  说他们是腐化堕落的现行犯,主要表现在后来的故事情节中。  在抓住辟暑、辟尘两个妖怪后,孙悟空说:“带他上金平府见那刺史官,明究其由,问他个积年假佛害民,然后的决。”(第九十二回)孙悟空在此说的,是话中有话。这句话,既可理解成“把妖怪解到金平府,由刺史官审问其犯罪原因,定其罪名,然后加以处决”,也可理解成“把他带到金平府刺史官那儿,与之对质,问刺史官一个积年假佛害民之罪”。从下面的描写看,以后面这种理解的意思为重。  孙悟空等把妖怪解到金平府时,并未有刺史官亲自审问的场面。倒是有描写:“唬得这府县官员,城里城外人等,都家家设香案,户户拜天神。”“又见那府县正官并佐贰首领,都在那里高烧宝烛,满斗焚香,朝上礼拜。”(第九十二回)其中关键,并没有刺史官审问的场景,有的只是那些人被吓得不行,一个个在那里烧高香,朝上礼拜。其中,第一次是将“府县官员”与“城里城外人等”并列,第二次则只说“府县正官并佐贰首领”。则其用意,分明是在说这些官员。“城里城外人等”,则是一种陪衬,或者说是作者的障眼法。  为什么会这样?你想,那犀牛精既是贪官象征,现在被捉,将受严厉惩罚,这对平日为非作歹,但尚未落网的腐败分子而言,如何会不胆颤心惊?他们烧高香,祭拜天地,无非是求上苍开眼,千万不要让那种惩罚落到自己头上。金平府发生假佛害民的事,难道真是上天降妖,而与刺史官及其僚佐毫无关系?非也!这里,明写是妖孽作祟,实际上却是人祸。这刺史等众,实是首先当予问责的对象。只有他们,才有那种权力,能够做到假公济私,假佛害民。也因为他们不是民,而是官,前面才会有所谓“与民同乐”一说。  将犀牛怪“公审”之后,猪八戒“掣出戒刀,将辟尘儿头一刀砍下,又一刀把辟暑儿头也砍下,随即取锯子锯下四只角来”。此时,孙悟空出了一个主意,说是“四只犀角拿上界去,进贡玉帝”,“留一只在府堂镇库,以作向后免征灯油之证;我们带一只去,献灵山佛祖”。话是这么说,但到灵山时,佛祖问他们要“人事”,他们什么也没有。后来无奈,才把化斋用的紫金钵盂拿出来充了“人事”。这是不是作者笔误,把犀牛角给忘了?非也。此处,与孙悟空的金箍棒一样。当孙悟空大闹天宫被擒之后,大家都把金箍棒的事忘了。实际并非众神忘了,而是其本为人心意念,不是物质存在[ 参见第一章《“希望”与“乐土”的终结》第六节。]。这头上长两只角的犀牛,本来就不存在,那角自然也是虚构,不过是贪腐理念的象征而已。他们又能从哪里拿出那东西来,献给佛祖呢?


    上一篇:乾贷网用大量4月份新注册公司疯狂融资

    下一篇:夏季紫外线强,皮肤晒伤如何处理快看这里
 
友情链接: |